青青国产线免观看手机版

杨超、俞书欣、张艺凡是“美丽废物”,女团是必须的

反观同时拥有男性粉丝与女性粉丝的杨超越,所渗入的圈层更加广泛,且粉丝应援能力极强。即便杨超越常在舞台上“拖后腿”,但整体来看利大于弊。虞书欣的成团欲望强烈,本人性格直爽且好胜心强,更易激发粉丝的战斗欲,其话痨体质更是热搜常客。从营销层面来看,杨超越和虞书欣均是女团市场上不可多得的“宝藏女孩”。

与杨、虞二人相比,张艺凡的粉丝打投能力相对一般,但张艺凡有着极好的路人缘。长相乖巧,懂礼貌,特长是跳芭蕾舞,是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从《创3》的造团方向来看,硬糖少女303的定位是硬核实力女团,但依然需要张艺凡这样最有国民度潜力的选手存在。

《创3》则主打实力牌,首播上演battle大战就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。节目旨在以硬核实力定义女团,但人物话题性的削弱,令商品缺少了最重要的传播渠道。或许在硬糖少女的后续运营中,张艺凡的责任将更加重大。

事实上,这三人除了各自担任着一定的情感价值之外,更是节目及团体中的“营销担当”,该类选手可类比产品代言人,基于商品推向市场的常规运作逻辑,代言人也许会降低产品口碑,但从销售层面来说,其所带来的利润、声量、影响力等价值,足以将损失抵消甚至忽略不计。

隔壁对打的《青春有你2》开播后,凭借“话痨”性格高调出圈的虞书欣就拥有了雄厚的粉丝基础,最终以第二名的成绩出道。但连续3次评级为D的她,实力如何不言而喻。同样,上月末在火箭少女101告别舞台上道出一席惊人“肺腑之言”的杨超越,也再次提醒观众,这个“花瓶”出道两年来,除了口才以外的业务能力依然没有精进。

以拥有成熟国际市场的韩团为模板,唱跳是基础项,人设是包装项,其他技能为加分项。一线韩团往往可以同时具备,而内娱的爱豆常在偏科边缘游走,继而极易形成矛盾冲突。

在加入女团之前就已经有了演员身份的虞书欣和张艺凡,反而在许多人看来是走错了路线。在娱乐圈中,爱豆的市场地位绝对低于影视咖。但二人依然更倾向于成为流量傍身的爱豆。

从公开的赛制规则来看,偶像综艺中的出道顺位全权由粉丝的投票数量决定,导师的存在仅是挖掘或呈现选手魅力的辅助项。这一核心玩法,在比赛正式开始前,就已经明示了偶像的市场定位。

杨超越就是这样一位“特别”的偶像。

自上周末收官的《创造营2020》宣传张艺凡以第7名的成绩,擦边进入出道位后,争议声便接连不断。在不少观众看来,以张艺凡的舞台表演能力,是绝对没有资格出道的,反而是卡位的徐艺洋更加适合。

即便是头部的偶像团体,在内地娱乐市场上,也绝非实力的代表。

昨天,硬糖少女303在薇娅直播间开启了成团首秀。表演结束后,张艺凡发现角落的零食被踢倒了,默默蹲下来将它们一一摆放回原位。有人赞叹妹妹乖巧,有人鄙夷她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洗白。

而粉丝对“美好”的判断标准,并非只有硬核的业务能力。反而是从弱到强、从自卑到自信,从软弱到坚强等养成过程更能够打动粉丝。“在粉丝心目中,杨超越在台上‘划水’都很可爱”,混迹饭圈数年的小A向明星资本论说道。如果说日本偶像团体代表的是宅精神,韩国偶像团体代表流行音乐文化,那么在一定程度上,内地的偶像团体则被赋予了情怀价值。

可艺人的持久生命力,终究逃不开作品。从现有资源来看,杨超越是火箭少女中影视作品最多的成员,影视和综艺会是她未来的发展方向。22岁的杨超越其实还有着很大的业务能力精进的空间。当然,这也需要依靠团队的包装和运营能力,以及杨超越本人的决心与目标。

在告别舞台上,杨超越直言“我再也不跳舞了”,转身又将微博简介改完演员、歌手。事实上,杨超越的唱、演能力并没有跳舞更具有说服力。在大多数网友看来,杨超越一鸣惊人的表现能力,更适合参加语言类节目,甚至成为一个“励志学家”。

曝光率、观众缘,以及所谓积极向上的价值观,都是女团立足于市场的前提。“美丽废物”为什么是女团的必备?这个既滑稽又严肃的论题,影射的实则是内娱女团的市场地位和社会担当。她们的存在也许会不被观众认可,但“让她们存在”,却是基于市场逻辑最正确的选择。

粉丝更愿意为哪类偶像买单,市场上就一定会有这类偶像。比起强劲的实力,内地的粉丝更喜欢偶像立体饱满的人格。也可以说,偶像的实力只是塑造其魅力人格中的一环。偶像存在的意义是满足粉丝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幻想,女爱豆更是被女性粉丝视为镜子,被男性粉丝视为女神。

作者/舍儿

接连三次评级为D的虞书欣在舞台上并没有A班选手抓人眼球,但在观众席、练习室等真人秀环节,她却是实打实的焦点。综艺感强、擅长调解气氛,是团队中的开心果。直言快语、善解人意,完全没有矫揉造作的“公主病”。正符合部分人群对天生优越与真性情的追求。

唱、跳、rap,杨超越无一能拿出手,但她胜在能让许多接受她的观众产生共情感。杨超越常以平凡女孩自居,她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,并坦诚的将“身居高位”归结为是自己的幸运。但同时她并没有因此而怯懦,反而坦荡的接受了这一切。

观察早期的选秀综艺,“超女快男”系列的晋级标准涵盖场外观众投票、现场观众投票、评审投票三大维度。《中国好声音》则以导师投票为主,现场观众投票为辅。前者的核心逻辑是选拔兼备实力与魅力的大众偶像,后者挖掘的则是实力派专业歌手。

而节目中的“营销担当”未必能获得粉丝青睐。从成团角度来看,实力不一定是话题选手的必需品,但符合团体气质的外型、强大的粉丝基数、以及持久的流量效应,都是重要的参考维度。因此,外型不够青春靓丽的王菊、性格不够出挑的秦牛正威,即使在比赛期间同样承包了大量的话题,但依然不具备出道资格。

以今年的两档女团综艺为例,《青你2》主打情怀牌,选手群像精彩,情感刻画强烈,出圈力度也非常高。但THE9的618初舞台却饱受诟病,在根基尚未扎稳的情况下,率先拥有华丽的包装项,必然会面临失利的风险。

以标准化的工业造团逻辑来看,成员基础能力不达标,仅凭话题获得“万丈光芒”,是违背偶像团体的底层建设逻辑的。但在偶像文化气息淡薄的内娱市场,若将实力作为唯一的“选角”标准,那么后续一切的运作思路都可能无法成立。

目前看来,家庭条件一般,且曾在无名女团CH2中出头无望的杨超越,能够以火箭少女的身份出道是最好的结果。但杨超越走到今天毕竟靠的不是业务能力,她的故事再精彩、情感再有共鸣,也总有会消耗殆尽的一天。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杨超越也无法始终停留在天真少女的阶段,她的鸡汤食粮迟早会让观众疲劳。

向硬核女团发力的硬糖少女303,在大部分成员实力出众的情况下,仍保留了粉丝打投能力强的赵粤和国民度潜力高的张艺凡。这也再次证明,既然实力和话题难以在同一位选手身上实现,那么就需要平衡成员的市场作用。这样的结果,是完全遵循于内娱造团逻辑的。

一只女团中,有人负责点缀舞台,有人负责点缀生活,才能达到精神价值的平衡。正因有着强流量和强受众需求,杨超越、虞书欣、张艺凡三人才会成为平台及广大自媒体重点推广的选手。

《创造101》中,孟美岐的唱跳实力和粉丝基数等综合成绩无疑是TOP1。但时隔两年后,能够被大部分观众记住的,依然是杨超越是全村的希望、杨超越说我不怕我就站在那。同理《青你2》,所有网友都知道“淡黄的长裙”,却未必记得贡献了神曲梗的李熙凝。虞书欣却凭借着“哇哦”以及过往采访素材风靡社交网络。

当大多数选手都生活在圈层内的同时,这些活跃在“圈外”的选手理所当然的获得了代言人title。她们的话题体质既成就了节目亮点,又提供了理想且有效的宣传素材。只有放大其流量效应,才能覆盖到更广泛的人群。

“我粉丝给我投的,我就站在那”能够说出这句话并不代表杨超越狂妄自大,而是她非常清楚游戏规则。舞台魅力出色的女爱豆已经很多了,杨超越存在的意义就是输出励志精神——当幸运降临时,我能心安理得享受它的好,也能勇往直前承受它的坏。让“坐享其成”在人物魅力和后续剧情的加持下,变成了褒义词。

一方面,争议性选手的粉丝急于证明偶像实力,会付出更大的支持力度。运营方完全没有理由放弃氪金石。另一方面,偶像团体存在着强烈的出圈需求,比起“被认可”,他们更需要“被看到”。之所以造成如此局面,正说明内娱偶像市场远远没有到达靠全员实力闯出一片天的时代。

粉丝与市场皆选择,这是否就意味着她们就是传说中的“天选之女”?虽然在现阶段,三人都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人气和市场认知度,但女团的头衔保质期又是多久还有待观望。

女团代言人折损了产品20%的性能口碑,带来了60%以上的消费者及关注者,品牌效应持续扩散。而在反对的人群中,又有90%无论产品质量如何都不会购买,因为这90%的反对者并非产业的受众。基于商业逻辑,杨、虞、张三人高调成团是绝对合理的。但在选手业务能力不过关的情况下,出圈与被接受,又难以两全其美。

虞书欣身为华策影视的签约演员,每年上线1-2部戏,虽然都是小成本制作,但虞书欣基本是以女一号的身份出演。在她的老粉小鱼看来,虞书欣做演员的几年虽然知名度一般,但耐心打磨总会遇到好作品,走演员路线会更有质感。但也有粉丝认为,25岁的虞书欣依然不温不火,只有成为流量未来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在审美垂直的自媒体时代,粉丝选择偶像的标准越来越多元化。才华、美貌、直击灵魂的性情,均会令粉丝为之疯狂。而身为“精神榜样”的偶像团体,实则具备着多面效应。有权利,也有义务去满足不同粉丝的不同幻想与需求。

当然,将偶像作为跳板,是当下内娱市场的常态。限定团的营业期普遍在两年以内,且大多数成员都是团体发展与个人发展并行。作为“女团代言人”的她们,一边以自身话题性为女团吸入流量,一边借助女团身份为自己提升流量。在知名度彻底打开之后,影视资源或其他作品资源能主动找上门,便是她们最好的归宿,

话题、流量、营销等看似敏感的词汇,于艺人市场而言并不是贬义词。现阶段内娱偶像市场,难以做到批量生产实力派爱豆,因此那些实力一般,却性格出挑的选手,就更容易获得话题与粉丝。她们比实力派选手更具备营销潜质,无论是从粉丝支持率还是从市场推广的角度来看,这些“美丽废物”都是女团必备品。

粉丝:硬核实力不是我pick女爱豆的唯一标准 市场:女团若为商品,利润冲击下,口碑折损可忽略不计 艺人:“美丽废物”的生命力能有多长?

“妹妹就是很好的小孩子呀,真的很懂礼貌”

原标题:杨超越、虞书欣、张艺凡:“美丽废物”,女团必备

“别洗了,无论如何这个名次也是名不副实”

屡次被质疑与杨超越撞人设的虞书欣也承担着类似的“社会价值”。如果说杨超越满足了平凡女孩的逆袭梦,虞书欣则镜像圆了粉丝的公主梦。

与在影视圈摸爬滚打相比,成为偶像的确可以快速获得流量。同理张艺凡,本身也是时代峰峻演员部的艺人,曾出演电影《少年的你》。长相清纯可人,却不具备女团的唱、跳能力。

而如今的偶像综艺显然停留在圈层市场,粉丝是偶像团体最主要的服务对象。即便如今的平台和经纪公司都在努力攻入全民市场,但在此之前,粉丝这轮基础盘必须要牢靠稳固。

类似的质疑声并非第一次出现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